Secrey

(ಥ_ಥ)最近超级喜欢的一个颜表情

两位姑娘可能要再等一下了,,,家里大boss到了年底临时调动了要出国,最近都在忙着些大大小小的事儿,,,没啥时间熬糖,且容我缓两天,我会赶在月底之前寄出去的

然后两个小天使要考试的好好复习,预祝考试顺利!考完试的就好好放松享受假期~
(
ฅ>ω有些东西虽然会迟到,但是一定会到❤

爱你们,么么~ @-草雨田-  @饱饱

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大大从冷圈写手变成了美食博主,美妆博主,旅游博主,,,这个冬天真的好冷,冷到让人想哭,,,我觉得八个大大唱出了我的心声,尤其是做后一句,其实不管大大们写什么发什么都很喜欢的,千万千万不要离开就好了。
还有最后一句,挖坑不填的都是受!底层受!!!(包括鸽了好久的自己😂)

我们抽糖糖吧!
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鸽了很久很久了,,,,然后前阵子良心发现要回来填坑,电脑傲娇了,,,只能再拖两天。。。
这两天在家给boss熬糖,,炒花生炒核桃熬糖搞到生无可恋,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做出来超好吃还是乐此不疲,,,然后突发奇想我们抽糖糖吧,,,,抽给现在依旧关注着我的六十二个小可爱们,以及有机会看到这条的有缘的小可爱们。
看到了就过来按个爪爪印吖,截止到下个周三☞2019.1.16☜随缘抽几个小可爱(不知道有木有人理我)每人送自己手工做的小零食一份吧>3<
讲真,装死了这么久再回来看居然没有掉粉真的超级感触的❤mua

小零食有质量保证的呦~有图有真相,来自我们家超级无敌挑剔的boss的肯定~
糖被boss吃完了,没图啦。。。
十六号抽完了做新鲜的寄*^O^*

写作练习——歌评1存档

睡不着,深夜,辗转反侧

明明很困,可是就是入不了梦

其实梦也没什么好梦的,最近烦心事太多

连带着梦也都乱得很

重新又装回lof

才发现原来lof已经更新了

当初那句告别,大概无论如何都还是带了点什么走吧

算是重新开始吧

想起今天清理签名的时候

找到一句话

虽然已经无关痛痒,可还是让人感叹

2018年10月11日,凌晨零点一分

我改了签名

你还记得我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吗


小半

6:28 PM  

上课铃已经响过,老师拿着话筒站在讲台边。

“第四组是哪位同学负责主持?”

……

最害怕空气突然安静。

 

小组几个人相互看看,没有人站起来。

她将手机平放在桌上,不动声色地用食指敲打着键盘:

“咱们组没有主持人?[惊恐]”

 

教室里安静的尴尬,“第四小组如果没有主持人的话,你们就自己排着顺序上来展示吧。”

没有人动,没人出声。

一场尴尬的僵局。

 

作为小组的一份子,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站出来,为了自己的期末成绩,为了小组其他人的期末成绩,当然,也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寂静。

可是那个人,还没有来……

 

握着U盘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她甚至听得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那要不然我先来吧。”佯装镇定的走下去,接过老师递过来的话筒。

“我来自第四小组,这份视频由我跟我的搭档文静共同完成,主题是……”

她们的选材很好,成功的吸引力大部分“吃瓜群众”的目光。站在讲台上,她看下去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逆着她的目光看上来。

那一刻,她有点怕,但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怕到只想逃开,相反的她现在只想好好地讲完这段视频。

她忽然有点感谢今天晚上这个小小的突发状况。

 

她听见老师的点评,听见同学的点评,听见掌声,听见手机振动。

 

“厉害啊,表现得不错”

 

呼吸顿了一下,压下心头的千言万语,打了个问号回过去。

 

“我过来了”

“刚好赶上”

……

 

四十分钟之前 她们的聊天记录:

 

6:07 PM

“我们组第几个上啊”

 

6:13 PM

                                                    “不知道呢,你快来了吗”

“再等几分钟”

                                                     “好”

 

6:15 PM

“我可能要迟到了”

                                                     “额……”

                                                     “那展示怎么办[捂脸]”

“展示就靠你了”

                                                     “我不要”

                                                    “一个人……”

                                                    “[惊恐]”

“我这边还没结束呢”

“还得四五分钟”

“我骑车也不一定赶得上”

“再说我还没准备呢”

 

                     “你不用准备啊,你就站在旁边陪我就好了啊”

                                                   “反正视频是我做的我熟悉”

                                 “你就旁边站一下帮我撑撑场子就好了”

                                                      “一个人……我害怕……”

 

6:20 PM

“还有5分钟”

“然而我还没有结束”

“还在漫长的等待”

 

                                                “你随意吧”

 

“我也想过来啊”

“可是啊”

“可是”

“可”

“ ”

 

6:22 PM

“别说了,你赶紧准备一下”

 

6:28 PM

                                                 “咱们组没有主持人?[惊恐]”

 

6:51 PM

“厉害啊,表现得不错”

“?”

“我过来了”

“刚好赶上”

 

6:55 PM

                                           “我先回去了,有个片子要剪”

 

这就是全部了。

那个让她焦急不安的等待了半个小时的人,最后在她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的时候姗姗来迟。

她不愿意去深究这件事,但是女孩子的天性让她不得不想太多,那天晚上,那个人哪怕早来一分钟,哪怕坐在最后一排的时候向她招招手给她一个微笑。

她没有。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但是直到今天,她还是愿意相信那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巧合。即便那个人,说的话,做的事,那么让她心凉。

至少经历过那一次,她长大了,终于学会了不再把所有的安全感放在别人身上。

 

那一节课她没有上完,找了个借口就提前离开了。

其实她只是不想下课的时候跟那个人并肩而行。

她没有生气,她只是觉得她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原来那么不搭。

 

END.

                                  2018.12.13  Secrey

结束了这个月23号的考试,我就回来写我们的故事。

关于最近。。。。。

今天跟家里妹子电话

胡侃瞎聊一阵儿,她突然问我一句

你最近还有在写东西吗?

愣了一下,

啊,那个最近挺忙的吧,没怎么有空写吧

晚上翻了个今年五月份歌会的音频出来听,明明就是日常补习,结果被搞得泪流满面。
无论如何,我错过了最好的你们。

[赠文][瓶邪]金秋

写给 @Erlang 小可爱的文,感谢姑娘。

校园风,私设

如有bug请不要深究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及,我如约回来了。

以上,感谢!

 

他感谢2003年那个枯萎了万物的秋天给了自己一份永不会枯萎的爱情。

                         ——题记

 

(一)

很多年以后,自己大概还是会记得这个秋天,会记得那一树橘色的桂花,渐染绯红的枫叶,落一地金黄的银杏,还有那个那副淡然的眉眼。

 

吴邪是在学校里最早飘香的那株桂树下遇见了张起灵的。从高中的时候吴邪就对摄影有那么点兴趣,到了大学顺理成章发展成爱好,偏生他又有些天资,很快在记者团的一干新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校刊的“御用”摄影。大学刚开学一个多月,他就抱着相机跑遍了校园的角角落落。所以当校园里飘出第一缕桂花香的时候,吴邪毫不意外地背着相机找到了那棵树。

那大概是一棵很老的树了,斑驳的树皮尽显沧桑,长得枝繁叶茂的,树形很美,小小的橘色的花朵一簇一簇挂在枝头,偶尔落下一朵,掉在地上的时候发出微小几不可闻的声响。吴邪站在树下陶醉了好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端起相机。

镜头悄悄凑近了一簇安静在枝头的花苞,吴邪屏住呼吸,小心地调整着找角度。张起灵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了吴邪视线的余光里。

不知哪里忽然来了一阵风,颤了花枝,乱了构图,吴邪搭在快门上的手指倏地一抖就按了下去。

嗯,结果可想而知。吴邪有些懊恼地删掉相机里糊掉的照片,视线不自觉地追着那个身影看过去。

 

那是一个眉目清淡的少年,刘海有点长几乎遮住了眼睛,穿了一身压抑的纯黑色,正站在棵枫树下拿着个本子写写画画。

 

彼时正值早秋,还带着盛夏的余温的天气对于枫叶而言还为时尚早,那一树的叶子有大半仍旧绿的醉人,只丝丝血红沿着叶脉延伸出去,在叶片边缘处开出细小的花,勾出枫叶极具特色的叶形。那一树的红绿相间丝毫不俗气,反倒美的妖冶。

吴邪忽然觉得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血色染尽的红枫与眼前的光景比起来竟有些不值一提。

 

那小哥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半低着头在本子上涂画,偶尔抬一下头看一眼树上的某一片叶子,又很快地低下头去。吴邪发现那小哥有一双漂亮的手,手指修长。

他终于忍不住悄悄地端起手机绕到小哥身后……。

 

 

(二)

吴邪。

张起灵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在校刊的某一张照片的署名里。

那是一张校园的实景照片,是一棵树,枫树。那时候还是盛夏,那树还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树干细细小小的——大概是学校近两年翻修时候刚栽的小树,枝条都那样纤细,叶子也小小的,嫩绿色,表面油亮亮的迎着阳光。大片的金黄色被枫叶独特的轮廓切割成细碎的形状,在树下的草坪上落成斑驳的阴影。

柔软的草坪,金色的阳光,浅浅的阴影,很舒服的感觉。张起灵看着那张照片,心底里忽然就涌起一种激烈的渴望。

 

吴邪,指尖无意识的从照片的右下角滑过,天真无邪。

 

后来他在校园里找到了那棵树的时候,已经是初秋。那些在照片里绿的张扬的叶子已经微微泛红,但依旧很美,甚至更美。他带了纸笔,用自己的方式将那一树枫叶留下。

看见站在树下抱着相机的那个人的时候,他不禁在心里轻笑一声,倒是人如其名。他不禁开始设想,透过那人那双清澄的眸子看到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一定很美。有金色的阳光,橘色的丹桂,大概还有馥郁的桂花香。

 

他站在桂树下拍照,他站在离他几米之外的枫叶前画画,两个人安安静静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不时抬头瞄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去专心于纸上的枫叶。

 

不记得是第几次抬头的时候,树下的人不见了。视线猝不及防的落在那片突然空出来的空气里,愣了两秒才默默的将视线重新放在面前的树叶上。

他停了笔,一步一步朝着那棵桂树走过去,在刚刚那拍照的地方停住,仰起头看见一树繁花——那是他眼中的世界。

 

那个下午张起灵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夕阳的余晖只能堪堪落在他素描册的一角,他终于合上本子收起铅笔,转身大步走开了去。

 

 

(三)

张起灵第二次在校刊上看到吴邪的名字,跟他自己的名字并排写在一起。

那是一个以秋天和校园为主题的图文专栏。

照片里熟悉的枫叶和背对着镜头的自己。他看见有人在那张照片的留白处题:你是无意穿堂的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旁边是他的一幅素描,蓝天下一树桂花开的热烈芬芳,树下少年端着相机微微仰起头,在纸上留下一个温暖的侧影。

 

原来那天,他做了他照片里的模特,他入了他的画。

 

 

(四)

后来呢?

后来,校园里的桂花陆陆续续的都开了,花香飘遍了整个校园。后来那些枫叶全都红了,挂在枝头迎风摇曳。再后来,秋天愈演愈烈,草坪枯黄了,桂树散尽了最后一缕香,枫树掉光了最后一片叶。

 

最后校刊上关于秋天的专栏也出到了最后一期,排版最显眼的地方是一张照片,相机赶在最后的秋风之前拍下了一棵金黄色的银杏。疏落的黄叶间隐约可见三两白果,树下金黄色的落叶铺了一地。

照片被人处理过了,铺了树叶的草坪上两个铅笔素描的少年,背靠着背坐在阳光里。

照片的右下角两个熟悉的名字:

摄影:吴邪/绘画、图片处理:张起灵

 

Fin.